北京天宁寺在什么地方

北京天宁寺在什么地方

北京天宁寺怎么预约

北京天宁寺不需要预约的。天宁寺不收门票,对游客免费。天宁寺位于中国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护城河西岸北滨河路西侧的天宁寺前街上。北京天宁寺是辽代时所建,天宁寺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年间,当时叫光林寺,是北京古老的寺院之一。

北京天宁寺介绍

天宁寺规模宏大,分中路和东西三路,现仅存中路。中路有山门殿韦驮殿,山门前有高大古槐两株。山门上书敕建天宁寺。山门殿内前供弥勒佛,后站持杵韦驮。山门殿后为前院。前院正北为寺的主殿接引大殿,殿门上书接引殿。

门前对联东书金界庄严铃语钟声流静梵,西题运台馣霭香云宝相现慈因。大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内供接引佛,寓意接引众信徒进入佛门广接佛缘。大殿前有碑刻数方,其中有乾隆年间重修天宁寺碑。

接引殿前过去有大殿释迦殿,接引殿后为舍利塔院,高大的舍利塔矗立在院中。舍利塔院宽阔,东、西亦有配殿,东为药师殿,西为弥陀殿。塔院后为清幽的四合院兰若院。

古刹天宁寺

天宁寺 陈晨 摄

天宁寺位于北京市广安门外北面,始建于南北朝北魏孝文帝时期,当时名为“光林寺”。隋仁寿二年(602年)改名“宏业寺”。唐开元年间改称“天王寺”。金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更名“大万安禅寺”。元代时,该寺数度毁于兵火,寺院建筑几近无存。明永乐年间重建寺院,宣德十年(1435年)改称“天宁寺”,正统年间改称“广善戒坛”。清代再次改称“天宁寺”。

天宁寺是北京现存始建年代古老的寺院之一,只有始建于西晋的潭柘寺、始建于十六国后赵时期的红螺寺,其始建年代比天宁寺更久远些。

在中国大陆,现有五座天宁寺:一是北京天宁寺,始建于北魏;二是山西平定县的天宁寺,始建于北宋;三是江苏常州市的天宁寺,始建于唐代;四是江苏扬州市的天宁寺,始建于东晋;五是浙江金华市的天宁寺,始建于北宋。

北京天宁寺坐北朝南。山门正中是石拱形券门,券门两侧各有一扇石券窗,券门之上题有“敕建天宁寺”金字匾额。穿过山门,即进入主殿所在的院落。天宁寺的主殿称接引殿,也就是通常寺院中的大雄宝殿。“接引”为佛教用语,有引导、教导的意思。按照佛经上的说法,在释迦牟尼成佛以前,世界上已经有佛——“接引道人”,即释迦牟尼的师父,中国一般称之为燃灯古佛。接引殿后面有一座古塔,即著名的天宁寺塔。1988年,天宁寺塔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天宁寺塔砖雕 陈晨 摄

天宁寺塔

天宁寺塔建于辽天祚帝天庆九年至十年(1119年—1120年),为北京珍贵的建筑艺术之一。在这座砖塔内,还包裹着一座隋塔。相传,隋仁寿二年(602年),阿罗汉送隋文帝一匣舍利,内有几十颗舍利子,隋文帝将其分送全国各地,命建塔供奉。其中一颗,就让来自幽州(今北京)的和尚释宝岩带回宏业寺(今天宁寺),建塔安奉。这便是天宁寺塔的由来。隋代时,天宁寺塔为木塔,到了辽代,在隋塔外面建了现在这座砖塔。天宁寺现存清乾隆年间《御制重修天宁寺碑》记载:

京师广宁门外有招提曰天宁寺,中矗浮图,高十余丈。考图志,隋时建,寺曰宏业,有僧藏舍利塔中。

天宁寺塔建在一个方形大上,由砖砌成。塔座是两层八角形雕狮和坐佛的基座。然后是三层仰莲瓣,托起塔身。塔身隐作券门、直棂窗,并浮雕金刚力士、菩萨、云龙等纹饰,形象生动。再上是十三层密檐,不设门窗,这是典型的辽、金密檐式塔的形制。

天宁寺塔有两大奇观。一是三层仰莲瓣,有360个莲瓣。过去每月初八,寺僧向每个莲瓣内注油,点燃360盏灯以供佛祖。每当此时,灯光将塔身照得通明,与天上星月相映生辉。远近百姓聚众观灯,飞火流萤,共同祈福。二是十三层密檐,每层系缀风铃,有3000多个铃,每逢风起,铃声铿锵。灯火与铃声,是天宁寺别具特色的景致。

清初著名诗人朱彝尊曾写诗赞曰:

槛外开皇塔,三千六百铃。

天风吹不定,一夜枕函听。

砌咽寒虫语,窗摇独树形。

故人眠未稳,吟傍佛前灯。

康熙年间的查嗣栗也写过一首《塔灯》:

灯明三百六十点,

好天宁云外塔。

风撼三千四百铃,

恨无梯级上青冥。

这首诗正好映衬了天宁寺莲瓣燃灯、风铃作响的过往。

天宁寺塔由辽宣宗耶律淳所建。辽代时,今天的北京是辽国的南京,也称燕京。辽的都城在今天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称中京。辽天祚帝耶律延禧在位时,命其叔耶律淳驻守南京。辽天庆五年(1115年),完颜阿骨打在今天的哈尔滨建立金朝,势力迅速强大,南下抢占辽的地盘。辽保大二年(1122年),金军攻陷中京,天祚帝逃到南京(今北京),又向北逃到内蒙古大青山。同年,南京官员拥立耶律淳为帝,尊号“天锡皇帝”,史称“北辽”,封天祚帝为湘阴王。耶律淳仅当了3个月皇帝便因去世,天祚帝复辟,重新掌握政权,但气数已尽,于保大五年(1125年)被金军俘获杀害,成了亡国之君。辽朝至此灭亡,由金取代。拥立耶律淳称帝的大臣耶律大石掌管北辽军事,在北辽失败后投奔天祚帝,后远遁西域,开立了西辽。

天宁寺塔为耶律淳驻守南京时所建。当时的南京城中心在今天北京广安门一带,天宁寺塔恰在城中心,是当时辽南京显著的建筑。1992年修缮天宁寺塔时,工作人员在塔的宝顶中发现了一块辽代建塔碑,上刻《大辽燕京天王寺建舍利塔记》曰:

皇叔,判留守诸路兵马都元帅府事、秦晋国王,天庆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奉旨起建天王寺砖塔一座,举高二百三尺,相计共一十个月了毕。

这里讲的“天王寺”,就是今天的天宁寺。“皇叔”即耶律淳,他当时被封为“秦晋国王”。

天宁寺塔拔地而起近60米,高耸壮美。当时,塔上雕塑均有彩绘,十分华丽夺目,风吹铃响,悦耳动听,灯火通明,光芒四射,成为远近闻名的地标式建筑。历代都有歌颂天宁寺塔的诗篇。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乾隆皇帝主持重修了天宁寺,还为修寺写了碑文,赞美天宁寺塔:

天宁古名刹,广福资人天。

宝塔凌空起,相好妙庄严。

清初诗人、文学家王士祯曾是康熙年间诗坛盟主,官至刑部尚书。他曾写《天宁寺观浮图》诗赞云:

千载隋皇塔,嵯峨俯旧京。

相轮云外见,蛛网日边明。

近代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也曾称赞天宁寺塔:“富有音乐韵律,为古代建筑设计的一个杰作。”

除了赞美天宁寺塔壮观的诗文,也有叹息其毁败衰颓之诗篇。明初著名画家王绂擅长山水画,尤精枯木竹石。其画竹兼收北宋以来名家之长,具有挥洒自如、纵横飘逸的独特风格,人称其墨竹为“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王绂被举荐进京(当时明朝都城是今天的南京),供事文渊阁,参与编纂《永乐大典》。永乐十年(1412年)拜中书舍人,派往北京,从事从南京迁往北京的迁都筹备工作。永乐十一年(1413年)、十二年(1414年),他两次随明成祖朱棣北巡北京,并创作著名的《燕京八景图》。王绂在北京期间,看到了被元末明初战火毁坏的天宁寺,写了《游天宁寺》诗,描绘了当时天宁寺的荒凉景象:

古寺寻幽竟夕晖,

败垣芳草路依微。

鸟啼空院僧何在?

树老闲庭鹤自寻。

值得一说的是,明万历四年(1576年),万历皇帝曾为其母按照天宁寺规模与建制,在今天北京西部昆玉河畔西八里庄修了一座慈寿寺,寺内也建了一座慈寿寺塔,又名“玲珑塔”。于是,天宁寺塔和慈寿寺塔便被称为“姊妹塔”。清光绪年间的一场大火,将慈寿寺内建筑全部烧毁,只留下慈寿寺塔,现在这座塔坐落在玲珑公园里,与天宁寺塔遥相对望。

名人与天宁寺

天宁寺在其漫长的 历史 中,与许多名人结下了不解之缘。这里仅举其二。

一是天宁寺曾是明代高僧姚广孝的居住之处。姚广孝(1335年—1418年),江苏长洲(今苏州)人,明初著名高僧、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他14岁时在南京妙智庵出家,法名道衍。明洪武三年(1370年),姚广孝跟随朱元璋第四子朱棣,从此步入政治生涯。洪武十三年(1380年),他与燕王朱棣一同前往北平(今北京)镇守,并居住在王府西南方的金元名刹庆寿寺(在今西单电报大楼西侧)。姚广孝每日往返于燕王府和庆寿寺之间,与朱棣共商大事。在他的劝导下,朱棣借明惠帝朱允炆削藩之机,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攻下建康(今南京),取得了政权。朱棣即位后,姚广孝担任僧录司左善世,又加太子少师,被称为“黑衣宰相”。他负责将都城从南京迁往北京事宜,一手规划了今日北京城布局。解缙编书失败后,他又担任了《永乐大典》和《明太祖实录》的编撰官。《永乐大典》是他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大贡献之一,使其成为明成祖年间的一代勋臣。姚广孝晚年,在明初佛教渐成颓势之际,又担起“护教”之责,整理了反排佛的《道余录》,为佛教史上一件大事。姚广孝长期居住于庆寿寺,晚年移居天宁寺,住在天宁寺塔的一个别院,称宗师府。后来,他又回到庆寿寺,于永乐十六年(1418年)“趺坐而逝”。朱棣对此不胜哀伤,停止视朝三日,追封其为荣国公,卜地西山建塔,是为房山区崇各庄常乐村的常乐寺姚广孝墓塔,现仍有墓葬塔和石碑留存。

二是民国著名报人邵漂萍葬在天宁寺。邵飘萍(1886年—1926年),民国时期革命志士、著名报人、《京报》创办者。他是中国传播马列主义、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的先驱者之一,是杰出的无产阶级新闻战士,中国新闻理论的开拓者、奠基人。邵漂萍1912年任《汉民日报》主编。袁世凯称帝后,他为《时事新报》《申报》《时报》撰稿,抨击袁世凯的罪恶阴谋。之后又连续发文,揭露批判军阀政府。1918年在北京创办《京报》,任社长,开始独立办报生涯。后又与蔡元培一起创办“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并举办讲习会,期学习的就有毛泽东、罗章龙等。1920年后,邵漂萍致力于介绍马克思主义,赞颂十月革命。1925年,在李大钊和罗章龙介绍下,他秘密加入中国,对共产主义运动作了大量报道。1926年4月,他因“宣传赤化”的罪名在北京天桥被奉系军阀杀害。1949年4月,毛泽东批文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邵漂萍遇难后,他的好友、《京报》同事及妻子汤修慧将其灵枢放置在天宁寺。张作霖获悉后,派出一队士兵前往天宁寺,欲破棺毁尸。据说士兵到天宁寺后,发生了一件极为奇异的事情,当其手提大刀朝灵柩猛砍时,竟然未砍开灵柩。砍不开灵柩,士兵就想将灵柩抬出寺庙,竟然也未搬动。这样,邵漂萍的遗体终于得以保全,并葬在天宁寺内。

与天宁寺有关的,还有一些趣闻轶事。

比如,传说明代曾长年居住在天宁寺的王世贞写出了《封神演义》。王世贞(1526年—1590年),号弇州山人,是明代文坛,也是嘉靖、万历年间名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应天府尹等职。清乾隆年间编纂的《四库全书》对其评价是:“考自古文集之富,未有过于世贞者。”

史载,王世贞曾为《本草纲目》作序。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脱稿于万历六年(1578年),经三次修改后终于定稿。为了能尽快刊刻此书,李时珍不顾年高体弱,于万历八年(1580年)和万历十八年(1590年)两次前往江苏太仓和南京,请曾任刑部尚书的王世贞作序,之后经金陵出版书商胡承龙应允刻印,历时4年才全部刻完。在《本草纲目》即将出版之时,李时珍告别人世,没能目睹其问世。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本草纲目》在南京出版,史称金陵版。

王世贞在未考中进士时,曾长期寓居天宁寺,还留有诗篇,如《天宁寺大风雨旋霁》:

雁塔衡飙劲,珠林密雨回。

昙花空外散,天乐定中来。

龙出阿罗钵,猊翻般若台。

何因占慧力,孤月乱云开。

有一种说法,王世贞是《金瓶梅》的作者。据传闻,王世贞写了《金瓶梅》后名声大噪,嘉靖皇帝听说了,让他拿近写的小说看看。因《金瓶梅》中有许多污秽露骨的笔墨,王世贞不敢拿给皇帝看,于是通宵达旦,赶写了一部新书《封神演义》,第二天一早呈给嘉靖皇帝,皇帝很满意。而王世贞连累带吓,头发全白了。此说见于近代蒋瑞藻所著《小说枝谈》:

俗传王弇州作《金瓶梅》,为朝廷所知,令进呈御览。弇州惧,一夜而成《封神演义》,以此代彼,因之头白。

原题:《北京天宁寺观览记》

京城古迹丨天宁寺塔——北京市区古老的地面建筑

在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护城河西岸不远处,有一座 历史 悠久的佛教寺院——天宁寺。在 历史 上,它曾分别坐落在唐幽州城、辽南京和金中都城内,是研究北京城发展史的重要实物,也是北京作为 历史 文化名城的重要见证。

在天宁寺中,矗立着一座北京市区的密檐式砖塔。它建于890年前的辽代天庆九年(1119),是北京市区古老的地面建筑物。如果将北京所有建筑编年记录在册,那么页要记述的,就是天宁寺塔。它曾历经岁月,兵火战乱也不曾损耗,每当风入松、雨霖铃,三千六百只风铃与松涛和鸣,令多少文人墨客难忘;清幽之地也有鼎盛香火,每逢初八日,寺内僧人将塔身各层铁灯点燃,三百六十盏油灯如豆,映得塔身通明,与天上星辉相映灿烂,远近的百姓齐聚于此观灯拜佛,祈祷风调雨顺,吉祥如意。

如今的天宁寺塔静立在居民区内,常有人慕名前往。站在塔前,一阵风起,松涛依旧,却已不闻铃响,莲座铁灯也早就改为石质莲瓣,清幽与热闹都已深埋 历史 之中。寺墙外传来一阵人声,打破了寺内寂静,百年来塔前人们的生活,连同那些史书无暇记载的 历史 ,曾在同一空间中上演,“天宁”二字如同隐喻,又如同这座古老砖塔的祝福,但愿河清海晏,天下安宁。

01

“天宁寺”与“天宁寺塔”

史料记载:天宁寺始建于 北魏孝文帝(471 477) 时,原名“光林”。

关于“光林寺”的屡次易名,一直有史可寻:隋代称为弘业寺;唐元年间改为天王寺;金代大定时改称大万安禅寺;元代未曾易名,却毁于大火;明代初由燕王朱棣下令重建,宣德年间改称天宁寺;明代正统年间改为广善戒坛,到了清代又改称回天宁寺,并一直沿用至今。

关于天宁寺塔的创建时间,以及建塔的原因,在史籍中也多有记载。

——《帝京景物略》

——《长安客话》

——《御制重修天宁寺碑文》

在现有的史籍资料中,几乎一致地认为天宁寺塔始建于隋代,而现存的天宁寺塔就是那座隋塔。

然而, 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及夫人林徽因女士,在他们合著的《由天宁寺谈到建筑年代之鉴别问题》文章中,却对天宁寺塔的建筑年代提出了置疑 。他们对天宁寺塔的建筑形式、结构及风格进行了分析,并与其他相类似的古塔进行了比较,认为天宁寺塔应该是辽代建筑,具有典型的辽代末期的建筑特征及风格。

1992年4月,文物部门在对天宁寺塔的修缮工程中,在塔顶上发现了一方石碑,碑的正面刻有:

查《我国历代纪元表》,辽代天庆九年为公元1119年。这段碑文的内容,证实了 这座天宁寺塔正是辽代建筑的,它至今已经有902岁的高龄 。

其实,天宁寺塔建于何代这个谜底,在明代维修天宁寺塔时就可以揭开。据明代人徐善在《泠然志》中记载:

——《泠然志》,[明]徐善

从这段记载中可以看到,在明代维修天宁寺塔时,就已经发现了记载有此塔建筑年代的这方石碑,但是,不知寺中的僧人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将这方碑上所记载的内容公开出来。

02

辽金制式、砖雕精美的

北京古地上建筑

1958年,北京市文化局在天宁寺塔基的东南角,辽代经幢的须弥座上,树立了一方石碑,在碑文中对塔的 历史 年代及艺术价值进行了说明。碑文内容为:

天宁寺塔

(文物保护单位)

辽代后期(约公元十一世纪末)创建。砖结构,八角形,多层密檐,塔身雕像健朴生动,是北京现存的精美古塔。

北京市文化局立

一九五八年五月

关于天宁寺塔的制式研究,梁思成、林徽因二人做过很深入的研究,我们引用林徽因文章中的一段文字作为介绍,文章出自《林徽因全集之建筑(4)》第24章 平郊建筑杂录(续)——天宁寺塔建筑年代之鉴别问题 :

03

“天宁寺里好楼台,每到深秋菊又开”

元代初年,天宁寺院毁于战火,仅余寺塔犹存。 香火凋零了一个朝代后,还是燕王的朱棣下令重建。 重建后的寺院规模比之前扩大了许多,于宣德十年(1435)改名天宁寺,又于正统十年(1445)改名为万寿戒坛(广善戒坛)。

由于寺中设立戒坛,寺中香火极为旺盛。当时的天宁寺中设有十位佛教宗师,并于每年的四月下旬,召集众多信徒听度,举行圆戒仪式。这种圆戒仪式吸引了众多僧人和信徒前来观看。 当时,在城里居住的公、侯,纷纷乘坐着车马倾朝而出,来到天宁寺中参加圆戒仪式。到了嘉靖年间,已形成相当的规模。

《日下旧闻考》记载,嘉靖二十五年(1546)时,参加者已有万人之多,以至于鱼龙混杂,连逃犯都混在了里面,影响了 社会 治安,也引起了上层官员的注意,并上奏皇帝,请求必须加以治理。

明代万历年间天宁寺再次进行了修缮,万历皇帝的生母慈圣宣文李太后,曾经来到天宁寺中礼佛。在老北京城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天宁寺里拜一拜,平安是福传三代”。据说,凡是由外省来到京城做官的人,或者是做生意的人,刚一进京就到天宁寺中烧香拜佛,以求平安。

寺中僧人在天宁寺塔的围栏四周,安置了三百六十盏铁灯。 每月初八日的晚上,天宁寺里的僧人就将塔身各层上的铁灯内注油并点燃,此时,灯光将塔身照得通明,并与天上的星月相映成辉,远近的善男信女,纷纷前来观灯,非常的热闹。

清代顺治十七年(1660)春季,住持弘经等“广募信善,重加修理,幸完弘愿,顿复旧观。”(《天宁寺礼塔碑记》)对天宁寺中的建筑进行了大规模地修缮,使寺院中的建筑恢复旧观。 寺名仍称为天宁寺。 清代乾隆二十一年(1756)和乾隆四十七年(1782),乾隆皇帝敕命对寺院建筑进行了大规模地重建和修缮,并扩大了天宁寺的建筑规模。天宁寺也成为城外的游览胜地,众多达官、文士经常来到寺中,他们被寺中幽雅的环境所吸引,或欣赏寺中的景致及高大雄伟的天宁寺塔,或给离京的朋友饯行。

由于天宁寺距离京城不远,并且寺院占地面积相当大,寺中环境清幽,许多的文人墨客经常来此游览或居住在寺中,并在此著书立说,写下了许多赞美天宁寺的诗文。

清代文人王世祯曾于某日清晨来到寺中,夜里刚下过一场小雨,寺院中还没有游人,独有满院响着悦耳的被风吹动的塔铃声,似乎是在迎接着客人的到来:

凌晨出西廓,招提过微雨。

日出不逢人,满院风铃语。

参加过《明史》修撰的朱彝尊,在天宁寺中居住时,为了省去应酬的烦扰,往往将房门随意一关,躲在屋里埋头著述,长时间不出门。夜晚,他头枕书函,伴着铃声塔影,听着阵阵松涛声进入梦乡。只有在需要借书时,才让书童进城一趟:

到此栖迟惯,都无应接劳。

借书童入市,莝荐马腾槽。

塔射层层火,松鸣夜夜涛。

惟嫌重九会,风雨罢登高。

槛外开皇塔,三千六百铃。

天风吹不定,一夜枕函听。

砌咽寒虫语,窗摇独树形。

故人眠未稳,吟傍佛前灯。

除了铃声塔影,天宁寺中种植的芍药花也特别有名,其特点是花大、色艳、品种多。当时,人们将 崇效寺的牡丹、法源寺的丁香、极乐寺的海棠和天宁寺的芍药,并称为“南城四景” 。

清代时,在天宁寺中设有花市,其中 “尤以桂花、秋菊为有名” (《道咸以来朝野杂记》),每到秋季,京城中的百姓纷纷来到天宁寺中赏花,并将喜爱的花卉买回家中欣赏。清代同治年间竹枝词中描写道:

天宁寺里好楼台,每到深秋菊又开。

赢得倾城车马动,看花齐带玉人来。

每年重阳节到来时,天宁寺里更加热闹。 据《燕京岁时记》中载:“京师谓重阳为九月九日。每届九月九日,则都人士提壶携榼,出郭登高。南则在天宁寺、陶然亭、龙爪槐等处,北则蓟门烟树、清静化城等处,远则西山八刹等处。赋诗饮酒,烤肉分糕,洵一时之快事也”。

寺中还种有许多茉莉花,“寺僧取茉莉熏鼻烟,并储佳种菊花,以资生计”(《话梦集》)。 当时,寺中僧人为了增加寺内收入,用茉莉花来熏制鼻烟,并且备有多种精美的鼻烟壶,许多喜好此物之士,总要选购几件带回家去 。当时,在老北京流传着一句俗语:“天宁寺——闻鼻烟儿”。是说天宁寺中熏制的鼻烟,在老北京城里确实很有些名气。天宁寺也是北京主要的鼻烟经销地。

到了清代同治、光绪年间,天宁寺中风气逐渐没落,寺院被曹洞宗所把持,成为一座子孙庙。发展到后来,竟成为文人士大夫招伶人饮宴欢歌之处,“殿宇益荒,游讌告绝”,百年清幽古刹逐渐走向没落。

04

来者

天宁寺前街紧邻广安门外护城河及滨河公园,寺庙隐于居住区内,旁边是驻青园菜市场和天宁寺花鸟鱼虫市场,西侧是“天宁1号”文化 科技 创新园,也就是昔日的“老二热”厂区。

“老二热”厂区筹建于1972年,曾担负着西长安街沿线的中央国家机关和北京市重要部门及50万居民的冬季采暖任务。作为中国近现代建筑的代表,“二热”属于时代发展进程中的产物,记录了城市的时代 历史 文化,也承载了一代人的回忆。

北京“二热”电厂于2015年转型为“天宁1号”文创园,成为工业区改造再利用的典范。 “二热”内有一座高达180m的烟囱,作为新的地标性建筑保留下来,与天宁寺塔无言对望。

“天宁1号”24小时对外开放,随时可以入园参观。 “天宁1号”31号楼的二层楼顶建有一个露天吧台,名曰“观宁阁”,从这里看出去,可以近距离观赏天宁寺风貌,塔身上精美的砖雕佛像和13层塔檐清晰可见。

站在塔前,两座塔静静伫立在往来的人与事中。它们在时间、功能、建造工艺等方面都如此不同,充满了时空上的张力,这种张力让时间凝滞,让空间交错,也让来者一不小心就会掉入纷繁的思绪,生出许多对宇宙、对人生、对他者的思考。

历尽沧桑的北京天宁寺塔

我家在北京东城区,每次去西客站,总会远远地看到天宁寺塔。它就像一个老朋友,静静地守候在那里,看着我从它身旁经过,默默地向我打声招呼;我也每每都会忍不住多看它几眼,算是向它问声好。可许多年来,天宁寺一直被一家工厂所占用,不对外开放,所以我也没机会走近它,和他握个手,只能远远地看着它那从楼群中探出的上半身。

2008年,终于传来好消息,天宁寺对外开放了。

天宁寺,为天下安宁,名字很好听,所以北宋神宗皇帝就下诏,在各州郡都要建天宁寺,所以各地就出现了多座天宁寺。据说,目前全国尚有24座天宁寺,是同名多的寺庙。

寺多,寺塔自然也多。若按高度 ,江苏常州的天宁寺 塔高153.8米,是全国的塔。不过,那座塔建于2007年,只是用现代材料现代技术建筑的一座现代版的佛塔,跟古塔毫不搭界。而 北京的天宁寺塔,虽然只有57.8米高,却是地道的用砖石古法砌筑的古塔。在北方地区千座古塔中,北京的这座天宁寺塔以其超凡的精美造型和奢华的雕饰独领风骚。对于北京天宁寺塔的评价,我们外行说话不作数,建筑界的梁思成先生就夸赞说:“ 天宁寺塔结构比例优美,像音乐一样,节奏韵律明显 ”。

天宁寺既然开放了,自然要去看看。那日,风和日朗,蓝天白云,乘车来到广安门外护城河西岸, 天宁寺前街。

天宁寺初建于北魏年间,当初叫光林寺。隋文帝时,一位印度高僧进献了三十粒佛骨舍利。隋文帝便下诏中原的三十个州各建一塔,分别供奉一粒舍利。光林寺分得一粒,并改名弘业寺。到了唐代,这座寺又更名“天王寺”。到了元朝(1368年)末年,天王寺毁于战火。明代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下令重建寺庙,赐名“天宁寺”。

天宁寺塔初建时,为木塔,后焚毁于火。辽代大康九年(1083年),辽道宗耶律洪基命他的儿子耶律淳在辽南京(今北京)天王寺内建十三层舍利砖塔。 1119年,天宁寺塔建成后不久,金军攻克辽上京(现 内蒙巴林左旗 ); 1122年,金军又攻陷辽国的中京(今内蒙赤峰市宁城县),辽国天祚帝耶律延禧逃遁,群臣拥立耶律淳在辽南京即位为帝。耶律淳称帝后三个月逝,不久,辽南京也被金军攻陷。清代康熙年间重修天宁寺。

2007年7月7日天宁寺修复工程完工,正式对外开放。

天宁寺塔为八角 十三层 密檐式砖塔, 塔基为方形。塔檐为飞檐叠栱,逐层收迭,轮廓线形成丰满柔和的收分,使得该塔显得格外宏伟壮观,庄重挺拔。

在我国,辽代和宋代处于同一时期,辽国占据华北及蒙古草原大片地区,北宋王朝偏居黄河流域及南部地区。辽国崇尚佛教,故而在各处修建了大量佛教建筑,其中,佛塔就是其中为耀眼夺目的代表之一 。

辽塔有其特有的形制,一般塔身下部都有高大的须弥座,塔身上部多为十三层密檐,顶部为突出的塔刹。这种造型表达了辽代佛教信仰理念,表现了《华严经》中描述的华藏世界。十三层塔檐代表十三层“娑婆世界”,“娑婆世界”就是毗卢舍那佛的住所。

密檐轮廓匀称,稳重挺拔。层层密檐的出翘,使檐上的亮点和檐下的阴影一明一暗,形成鲜明的对比,格外醒目,也使塔身更显得端庄大气。塔身浮雕尤为精美绝伦,仙佛、花纹、走兽,皆精致生动, 起到突出的装饰效果,也是中华文化中砖砌建筑艺术中的杰出的处理手法之一。

天宁寺塔的塔基分三层,底层为方形宽阔的,其上又有两层八角形台基。台基下层有三 层仰莲承托塔身,这也是辽塔的标准结构。从宗教意义上说,十三层密檐塔身代表佛界,莲瓣表示佛端坐之处。

仰莲瓣原为铁质,每月初八,寺僧会在仰莲瓣里放入灯油,然后点燃这三百六十盏莲灯以供佛祖。每到此时,灯光照亮塔身,其与夜空中的星月相映生辉。远近百姓无不蜂拥而至,共同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辽代佛塔的建筑,十分看重底层塔身的装饰。层塔身多为八个面,东、南、西、北四个正面各设一拱券佛龛,龛内各有一佛。正南面,供奉的是大日如来,也就是毗卢舍那佛,协侍两侧的是文珠和普贤菩萨;正北面,供奉的是十八臂三眼准胝观音,两边胁侍菩萨;正东面供奉的是药师佛,正西面供奉的是阿弥陀佛。佛龛外两侧各有一尊浮塑的金刚力士像,力士像赤裸上身,肌肉紧绷,面部极为生动。

层塔身的四个隅面则各设一个直棂窗,窗两侧各立一尊胁侍菩萨,皆造型优雅,丰满圆润,呼之欲出。

曾辅佐朱棣历经百难登上皇位的“缁衣宰相”高僧姚广孝,功成名就后退归佛门,就曾居住于天宁寺内宗师府。

除了明朝的姚广孝,还有一位名人不能不提及,他就是民国初期著名的报人邵漂萍。

邵飘萍是浙江金华东阳人,民国初期的革命志士、《京报》的创办者。他也是中国早期传播马列主义、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的先驱者之一,是杰出的新闻战士,中国早期党员之一。

1915年底,袁世凯称帝,邵飘萍当时为《时事新报》《申报》《时报》撰稿,曾强烈抨击袁世凯阉割共和恢复帝制,批判军阀政府。1918年,邵飘萍在北京创办《京报》,后又与蔡元培、李大钊等一起创办“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并举办讲习会。当时在北大图书馆任助理员的毛泽东,就参与听讲,并成为新闻学研究会的会员,他也一直将邵飘萍视为自己的老师。1920年后,邵漂萍致力介绍马克思主义,赞颂十月革命。1925年,在李大钊和罗章龙的介绍下,邵飘萍加入中国。由于他是由中国高级领导直接介绍入党,仅与个别领导人保持单线联系,一般不参加地方党的活动,亦不受地方党委管辖。

1926年,东北奉系军队进入北平,军阀张作霖以“鼓吹赤化”之名下令逮捕 《京报》社长 邵飘萍。邵飘萍闻讯后,到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躲避。

1926年4月24日夜,邵飘萍从西城区魏染胡同《京报》报馆处理事务后出来,正准备返回行六国饭店。但就在胡同南口,被 奉军的 稽查队逮捕。

4月27日凌晨,邵飘萍被绑赴天桥刑场枪杀。邵漂萍遇难后,他的夫人汤修慧、《京报》主编吴定九等亲友同事花重金为其选购了一口楠木棺材,将邵漂萍的遗体重新装殓,又在棺木外“重重布裹,层层漆封”,以防不测,然后将邵飘萍的灵枢暂时放置在天宁寺后院。

《京报》主编吴定九的夫人后来撰文回忆:某日,邵飘萍的朋友前往天宁寺吊唁。但看管天宁寺的奉军不让他们进去。后来,在寺僧的一再恳求下,奉军军官才同意他们进去祭奠。事后,得知他们祭奠的是邵飘萍时,那名奉军军官顿时勃然大怒,说:“邵某人是我们少帅下令枪毙的,他们居然还敢在这里停灵!来祭的人一定也是乱党!”。说罢,立即带领一众兵士找到棺材,指使士兵抡起大刀,朝邵飘萍的棺材猛砍一番,却未能砍开。他们又决定把棺材抬出天宁寺烧毁。可那些士兵一起用力,居然没有搬动棺材。这一下,可把那些十分迷信的奉军给吓坏了,刀砍不破,人搬不动,“必有神助慑之,始罢手”。万幸的是,不久以后,这队奉军撤走,邵飘萍的亲友赶紧在寺外找到一处空旷之地,下挖数尺,用钢筋水泥为材料建成一个“浮厝”(一种半地下陵寝),将邵飘萍灵柩抬出天宁寺并移放进浮厝后,砌就密封,“极为坚固,所以防是类兽军之或再践焉”。如此,邵漂萍的遗体终于得以保全。

1949年4月,毛泽东主席亲自批文,追认邵飘萍为革命烈士。1986年3月18日,人民政府又将邵飘萍的遗骨火化后移放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1986年7月10日,中共中央中组部下达文件:“认定邵飘萍同志1925年春加入中国”。

天宁寺塔也全程目睹了这一段往事。

关于北京天宁寺和北京天宁寺现在开放吗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感谢你的支持!

文章来源于网络或者作者投稿,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唐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oz.net/1505.html